我知道她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想让我脱离这行

发布时间:2018-06-05 19:37:36   编辑:世爵平台网址-世爵平台官网浏览人次:57

伸出玉手,蓝羽轻轻拍了下我的肩膀,她微笑的说着:
 
    “好了,有小弟这句话,姐姐就没白认识你一场。记得,早点离开齐四,他是个地道的人渣……”
 
    蓝羽再次强调了这一点。她的强调,让我隐隐感觉。齐四和石中宇的开战,似乎越来越近了。
 
    正想说几句感谢之类的话,蓝羽的手机忽然响了。她挑弄了下长发,优雅的接起电话。对面说什么,我没听到,但她的一句话,一下引起了我的好奇。就听她说着:
 
    “上次我来,就去棚户区看了。今天一会儿和市里领导见面,我会和他们详细谈谈的……”
 
    我之所以好奇,是因为我的夜总会,就在棚户区。蓝羽说的那个意思,似乎想在棚户区有什么动作。那是不是意味着,齐四让我监控蓝羽,也和棚户区的事有关呢?
 
    这种事,蓝羽和齐四都不会和我说的。放下电话,蓝羽回头冲着宾利摆了摆手。宾利之前就一直不远不近的跟着我俩。见蓝羽摆手,司机立刻把车开了过来。回头看了我一眼,蓝羽微笑的说道:
 
    “好了,小弟弟,你回去吧!这两天要是不回南淮,我还会给你打电话的……”
 
    话一说完,蓝羽便不再多说,转身上了车。
 
    看着蓝羽的车走远后,我才回了夜总会。
 
    夜总会没有收入,而三江不少小弟都留了下来,偷鸡摸狗的事情,我又不许他们再做。每天一睁眼,这么多张嘴等着吃饭。我必须要尽快的把夜总会开业了。
 
    回到办公室,我给秦念打了电话,问她有没有时间,我想和她见一面,谈谈夜总会升级的事。秦念的回答倒是很爽快,她让我等着,一个小时她就能到。
 
    等待秦念的时间段里,齐四居然给我打了电话。他问我见到蓝羽了吗?我就把下午见到蓝羽之后发生的事情,简单和他讲了一遍。当然,我并没有提蓝羽说他是人渣,以及棚户区的事。齐四也没多问,他只是嘱咐我,最近什么都不要忙,把所有的精力,都用在陪蓝羽上。
 
    我嘴上答应着,但心里却暗自苦笑。因为发生的这一切,蓝羽已经猜到了。这么再去找她,其实已经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。不过这些,我都没和齐四说。
 
    放下电话没多一会儿,秦念就敲门进来了。我刚起身让座,秦念就有些着急的说道:
 
    “白风,你不找我,其实我也正要找你呢!有件事你听说了吗?棚户区改造,我们这里马上要动迁了……”
 
    秦念的话,让我一下愣住了。我看着她,急忙问说:
 
    “动迁和我们这有关吗?”
 
    秦念一下笑了,她坐到沙发上,给自己倒了杯热茶,直接说道:
 
    “怎么可能没关系!我也是刚听我爸爸说的,第一批动迁的名单,就有这间夜总会……”
 
    我一下笑了。谁都知道,动迁就等于得到一大笔拆迁款。而我这刚从三江手里得到的这房子,稀里糊涂的,还没升级夜总会,居然就这么被动迁了。
 
    见我笑,秦念也笑着说:
 
    “我看动迁也好!我们合作的股份,指的是夜总会的股份。不包括这房子,现在你拿来了拆迁款。以后可以做点自己想做的生意。没必要在继续这不黑不白的夜场了……”
 
    秦念的话,让我心里暖暖的。我知道,她的意思很明显。就是想让我脱离这行,去做个正当的生意。但我现在已经是齐家的人了,一只脚已经陷入这个泥潭里,怎么可能说抽身就抽身呢。况且现在,还有这么多人跟着我,我必须还得考虑他们。
 
    秦念见我没说话,她便继续说着:
 
    “对了,白风,如果动迁了,你觉得你老板会就这么把拆迁款给你吗?他是不是要拿走很大一部分?”
 
    秦念的话,让我心里微微一沉。其实我可以接受的,是我们之前的股份分配比例。这样大家都能分到一笔钱,也包括秦念。
 
    但我隐隐的感觉,齐四未必会同意。因为之前,他知道我拿下三江的生意后,就让我交给公司打理。现在夜总会暂时是不能开了,那这处房产,他很有可能让我上交公司的。
定的说道:
 
    “这个肯定行不通,这钱我也不会要,毕竟我们之前说的,是夜总会升级后的股份比例。现在我一分钱没出,怎么可能拿这笔钱。你还是和你老板谈谈你们怎么分配吧……”
 
    我刚想再说,秦念忽然又说道:
 
    “哦,对了!据说市里开会,这次拆迁的第一批住户只是一小批。剩余的住户,将在明年春天启动拆迁。我听说各大集团公司,现在都是闻风而动。都想拿下明年的那份大工程……”
 
    秦念的话,一下让我陷入了沉思。我忽然想到,今天见到蓝羽时,她就曾提到棚户区,那这么看来,她频频来江春,很可能是在跑这件事。
 
    还有齐四,接手夜总会快一个月了,夜总会始终处于关门状态。但他根本再没和我提过,要升级夜总会。看来这件事,他早就知道。不过是没告诉我而已。
 
    “我听我爸爸讲,好像齐家也在运作。齐家以前做的,都是一些不黑不白的生意,从来不做这种开发类的工程。这次插手,我听我爸爸说的意思,一个是要和南淮的石中宇对抗,另外一个,他们也想趁机会洗白自己……”
 
    秦念又继续的说着,她说的这些,已经印证了我刚刚的想法。我一直以为双方对决,会是在夜场中进行。看来我是想错了,他们的第一次对决,将要在这个工程上开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