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在夜总会的门口看着马路对面果然像小毛说的

发布时间:2018-06-05 19:50:39   编辑:世爵平台网址-世爵平台官网浏览人次:183

不知道走了多久,天空中竟洋洋洒洒的飘起了雪花。骆雨寒忽然轻声说着:
 
    “上次见你之后,我便换了手机号。我以为这样,我们就可以永远不再联系,不再见面,彼此成为陌路。可我没想到,我们居然又见面了,还是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中……”
 
    我尴尬的笑了下,却只能沉默,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的话。
 
    见我不说话,骆雨寒依旧是自顾的说着:
 
    “其实我一直觉得,我是一个自控能力很强的人。可我没想到,当今天我看到你的那一瞬间,我之前所有的防备,所有的坚强,在那一瞬间都土崩瓦解了。如果不是在现场跟访,我真的怕我失控……”
 
    骆雨寒的话已经说到这种地步了,如果我再不说些什么,那我真的太辜负她了。谁知道,我刚要开口,骆雨寒忽然抬头看着我,她认真的问说:
 
    “白风,你喜欢现在的生活吗?”
 
    我没想到她会这么问。但我没有犹豫,立刻摇了摇头,叹息着说:
 
    “不喜欢,一点儿都不喜欢。但我不知道,除了这样,我还能过什么样的日子……”
 
    我的话,让骆雨寒眼睛一亮。她看着我,认真的说道:
 
    “白风,那我们走吧!你带我走,我们去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。我们重新找份工作,重新开始新的生活,好吗?”
 
    看着骆雨寒渴望的目光,我心里矛盾极了。她说的,我何尝不想。但我能走吗?根本不可能。
 
    见我沉默,骆雨寒的目光慢慢变淡,最终,她还是失望的笑了下,轻声说道:
 
    “我真的太傻了,怎么会说出这种话……”
 
    说着,她又叹息一声,喃喃的说着:
 
    “好了,我该回家了!改天再见吧……”
 
    说着,她便朝街口处走去,想要打车回家。
 
    就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,我忽然一伸手。拉住了她的胳膊,骆雨寒显然没想到我会这样。她先是一愣,接着便被我一把拽到了怀里。我用力的搂着她,而骆雨寒也没有任何的反抗。她静静的依偎在我的身前,一言不发。
 
    我轻声的说着:
 
    “雨寒,你说的生活,我何尝不想。但是我不能走,我不是贪慕虚荣,想过这种纸醉金迷的生活。因为我有我的负担和责任……”
 
    我的话,似乎触动了骆雨寒。她的手,轻轻的抚着我的后背,悠悠的问说:
 
    “你的责任和负担,是你的那些兄弟吧?”
 
    我早就猜到,骆雨寒会这么想。我摇头说着:
 
    “不是,是我的爸爸!”
 
    骆雨寒更是一楞,她反问说:
 
    “你爸爸?他怎么了?”
 
    “他被抓走了,具体关在哪儿我都不知道。他生死未卜,我能这么一走了之吗?”
 
    骆雨寒更加惊讶,她微微挣扎了下,抬起头看着我说:
 
    “因为什么?”
 
    我便把我爸爸被抓的事情,简单说了下。
 
    骆雨寒听完,更觉得不可思议,她连连摇头说:
 
    “白风,这不可能的!我就是跟政法线的记者。从来没有你说的这种办案方式。你是不是搞错了?”
 
    我坚定的摇了摇头。
 
    骆雨寒马上又说:
 
    “那你觉得,叔叔是被冤枉的?”
 
    我叹息一声,再次说道:
 
    “如果放在以前,我或许觉得以我爸爸的工资,是不可能给我当初那么锦衣玉食的生活。但后来我见了一个姓陈的,我爸爸的同僚。他的话,让我坚信了,我爸爸就算不是被冤枉的。也是成了某些人的牺牲品。所以,我不能走,我一定要调查清楚,我爸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 
    骆雨寒一听完,她立刻从我怀里挣脱。她呆呆的看了我好一会儿,才慢慢说道:
 
    “你为什么不早和我说呢?或许我能帮上你的……”
 
    我知道,骆雨寒在政法口有些熟人。她的家庭,似乎也有些背景。但我真从来没想过,要和她说这些。骆雨寒见我没说话,她便问我爸爸的名字,以及从前的工作单位等信息。能感觉到,骆雨寒很认真。她真的是在把这件事,当成自己的事情去做的。
 
 第一百三十九章 托付
 
    骆雨寒的话,让我很是感动。看着她,我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。
 
    骆雨寒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,她微微一笑,轻声说道:
 
    “白风,别有什么压力。我会尽量去帮你打听的,你就安心等我的消息吧……”
 
    能感觉到,在骆雨寒的心里,这件事问题应该不大。看着她自信的样子,我心里一阵舒畅。说实话,我真的很想把爸爸的事情搞清楚。如果真的那天到来,或许就像骆雨寒说的那样,我会放弃现在这种不黑不白的生活。
 
    “走吧,送我回家……”
 
    骆雨寒没再坚持打车,而是让我主动送她。
 
    其实从蓝羽特意到江春来找骆雨寒,两人之间的那番谈话,就让我感觉到,骆雨寒的身世背景似乎不太简单。只是我不太明白,为什么她放弃省城大好的条件,孤身跑来了江春。这些问题,我虽然好奇,但我又不可能主动问她。我就暗想,等哪天见到蓝羽,可以侧面了解一下。
 
    没过几天,超市强拆死人的事,就传遍了全城的大街小巷。这几天,霍三爷的拆迁公司,也暂时停工了。这天早上,我刚到办公室,燕九和小毛就跑了进来。
 
    这两家伙有些地方很像,比如他们岁数都不大,但都大大咧咧。一进门,也没等我让,两人就自己坐到沙发上。拿起茶几上的烟,点着就抽。
 
    我皱着眉头,看着两人,没好气的说道:
 
    “你们能不能懂点儿规矩?招呼不打,就随便动我东西?”
 
    两人同时嘿嘿一笑,小毛马上说道:
 
    “林哥,霍三爷够牛的。超市剩余的部分,今天早上都已经拆完了……”
 
    因为上次超市刚刚拆前面的时候,就已经死了人。而超市剩余的部分,这些天始终放在那儿,根本没动。
 
    我好奇的看了小毛一眼,问他说:
 
    “拆完了?怎么可能呢?这刚刚死了人,怎么这么快,就又动工了呢?”
 
    燕九朝我撇了下嘴,他笑嘻嘻的说着:
 
    “哥,你是聪明一世,糊涂一时啊。很明显嘛,霍三爷把各种关系摆平了呗。不然,他也不可能重新动工的……”
 
    我点了下头,但又马上摇头说:
 
    “不可能!就算把所有人摆平,那个超市老板呢?他不还活着吗?妻儿被对方强拆弄死了,他就这么一声不响的把合同签了?”
 
    话音一落,小毛立刻贱兮兮的说道:
 
    “大哥,人不都说吗?男人三大喜,升官发财死老婆。这小老板一下就占了两样,你说他能不同意拆迁吗?再说了,孩子没了,还可以再生。钱要没了,想赚回来,那可就难了……”
 
    小毛的这番话,说的我哭笑不得,白了他一眼,我也没再理他。
 
    其实超市强拆这件事,根本和我没什么关系。而我之所以这么关注,就是因为那天和阿汤聊的,想看看通过这事儿,能不能找到机会,让霍三爷和齐家弄出矛盾来。不过现在看来,应该没什么机会的。
 
    小毛和燕九在我办公室里胡扯了好一会儿,才被我轰出去。关键是这俩个家伙满嘴胡说八道,我又说不过他俩。
 
    两人刚走,我的手机忽然响了。拿出一看,就见屏幕上闪亮着两个字“蓝羽”。我没想到,蓝羽会给我打来电话。我急忙接了起来,刚问了声好。谁知蓝羽一句话不说,就在那儿咯咯的笑着。
 
    蓝羽笑的我心里有些发毛,我马上问她说:
 
    “蓝姐,你笑什么呢?”
 
    蓝羽这才止住了笑声,她直接说道:
 
    “行啊,小弟弟。没想到你魅力挺大的吗?”
 
    蓝羽的话,说的我一头雾水,我马上问说:
 
    “蓝姐,你这话到底什么意思啊?”
 
    蓝羽咯咯笑了,她马上又说:
 
    “我就说你和雨寒不对劲,没想到你能让小丫头这么着迷。她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了,让我帮忙查查你爸爸的事情……”
 
    蓝羽的话,让我一下愣住了,我没想到,骆雨寒居然会去找蓝羽帮忙。
 
    见我没说话,蓝羽又继续说着:
 
    “臭小子,别说你蓝姐你提醒你。雨寒这丫头很单纯,他和你平时接触的女人不一样。她要么不爱,如果一旦爱了,那她肯定会死心蹋地的跟着你。我可告诉你,你要是敢欺负她,我可绝对不饶你的……”
 
    蓝羽的话,让我有些尴尬。虽然前两天,骆雨寒和我吐露心迹。但我们两人,其实并没确定关系的。
 
    “不过不好意思,我在南淮,你爸爸的事是在江春。就算我有心帮你,也无能为力。所以,我拒绝了雨寒。估计这丫头,现在一定在生我的气呢……”
 
    蓝羽一说完,我马上说道:
 
    “蓝姐,其实我没想到,雨寒她会找你的……”
 
    话没等说完,蓝羽便打断我说:
 
    “好了,我就是觉得有意思而已。我现在忙了,不和你说了。改天去江春,我在约你……”
 
    说着,蓝羽便挂断了电话。
 
    我坐在沙发上,呆呆的看了一会儿手机。本想给骆雨寒打个电话,但是想想还是算了。
 
    因为夜总会现在什么事儿都没有,在办公室里呆了一会儿。我便出去随意的转了转。
 
    站在夜总会的门口,看着马路对面。果然像小毛说的那样,超市果然已经夷为平地了。更让我惊讶的是,之前始终观望的几个商家,也开始陆续搬家呢。看来这事对霍三爷不但没有起到任何的副作用,反倒震慑了周围的人。
 
    看着这一切,我心里叹息了一声。其实我希望霍三爷在拆迁这里栽个跟头,不过现在看来,我的愿望,恐怕是很难实现了。
 
    看了一会儿,肚子有些饿,我准备开车去市里,找个地方吃点儿东西。刚上车,电话忽然响了。拿出一看,是骆雨寒打来的。我立刻接了起来,就听骆雨寒在电话那头问我说:
 
    “白风,中午有时间吗?一起吃个饭吧,我有事情想和你说……”
地方,是一家川菜馆。正不正宗我不知道,反正每吃一次,都会给我辣的上厕所都难受。
 
    我到时,骆雨寒正在一个靠窗的位置等着我。我走了过去,坐到她的对面。骆雨寒开始点菜,女人似乎对辣有天生的喜爱。她点了几样菜,都是辣的。尤其是水煮鱼,还特意嘱咐服务员要多加辣。
 
    服务员一走,我和骆雨寒闲聊了几句。没多一会儿,服务员开始上菜。
 
    骆雨寒看着我,她微笑着轻声说:
 
    “白风,你不喝点儿酒吗?”
 
    我笑着摇了摇头。谁知骆雨寒却又说道:
 
    “喝点儿吧,不用担心车。我特意打车来的,一会儿可以帮你把车开回去……”
 
    虽然这只是一个微小的举动,但却让我倍感温暖。本没打算喝酒的我,还是点了一瓶啤酒。
 
    就这样和骆雨寒边吃边聊着。过了好一会儿,骆雨寒才放下筷子,看着我,她歉意的说着: